村民花30万买宅基地,但村委会两年不给发证,原来这地暗藏玄机!

01 月 18 日

三年前,在某村刘家响应新农村房屋改造的政策,作为第一批改造的人家拆掉了120平米的老住宅。同年8月,刘家与李家达成协议,将这块地基以3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买予李家,李家需一次性付清20万元,剩下10万限3个月内还清。

双方共同拟订了买卖合同,并且刘家老爹还将合同拿去村里加盖了一个村委会的公章。随后,李家按合同陆续交付了刘家购地款共计25万元。这时,李家得到可靠消息,刘家的另一块地还与村委会有些纠葛,村委会很可能会因此押下这块地的建房许可证。得知此消息后,李家中断了继续给付购地款的义务并向刘家求证。

原来,刘家于另一个地方还有一间70平米的鸡舍,因为刚好在村公路修建的主道上,需要马上拆除。但刘家还打算用这间鸡舍再换一块新地基。村委会因为他家只有一户且不愿意出钱补足剩下的部分坚决不同意,刘家便以不拆除占道的鸡舍作为威胁,双方谈判陷入了僵局。

但在这个时候,刘家却把120平米的地基卖给了不知情的李家,并在交易前明确地告知:“手续都已经了清了。”因此,李家才放心地与之进行了交易。不得已,李家只能在刘家和村委会之间来回调停,软硬皆施,但并没有取得什么实质性的效果。

刘家那一边,只说他认定这块地已经是李家的了,但村委会不给发证,那也不是他能做主的事情。村委会这一边,则因为要用许可证牵制着刘家,催促他家赶快拆了占道的鸡舍给村里修路让道,而且李家还有5万块的购地款没付,这多少也是对刘家的一种压力,因此,村委会也一直不松口。事情再次陷入了僵局,其中最着急上火的反而成了李家。

其实按合同来说,李家完全可以再硬气一点,因为无论对于村委会还是刘家,他都是无辜且占理的一方。但由于他家在村里办了个小工厂,平时多有和村委会打交道的地方,轻易不敢得罪。而刘家又是一个软硬不吃的“老赖”,所以,李家只能一方面更加和村干部们打好关系,另一方面则继续硬着头皮去找刘家商量。

李家也想过要解除合同,他家当初买地就是为了急用,这样一直拖着就失去了意义。但刘家早已用购地款买了不用改造的房屋居住,现在就算能解除合同,基于各种考量,花出去的钱也短期内拿不回来了。三方都不肯退让,事情就一直拖了2年都没有解决。

直到去年年初,刘家独儿子刘三因为在村里赌博向赌场借了高利贷,每天100多的利钱,利滚利到4月已经超过5万元。赌场的人放下狠话,如果5月之前他还不了钱,就要去砸房子了。刘三迫于压力,私下找到了村委会,说愿意拆掉占道的70平米的鸡舍,也不再另要一块地基了,但村里必须马上就把补贴款和李家还未付完的购地款一起给他。村里和李家自然没有意见,立马交钱办手续,这件闹腾了近2年的事情,就这样出乎意料地解决了。

但事情还有个后续,可能因为这两年李家亲近村委会的行为起了作用,又或者村委会也觉得自己在这件事情上有些亏欠。总之最后李家并没有拿位那块地,而是拿了村里的另一块地,虽然面积一样,但地理位置却要远好于之前的那一块。位于村里最主干的一条道路旁边,大货车可以直接开到家门口,对于想要建仓库的李家来说,再适合不过了。至此,这一波三折的买房记,总下了帷幕。

在案例中,当李家知道拿不到开工许可证时,最先是拿着合同去要求刘家履约,得知刘家与村委会的纠葛后也努力从中撮合,在万般无奈下也想过去法院请求撤销合同,虽然在咨询过镇里的律师后最终放弃了。还好,问题被最终解决,但是, 在农村此类问题何其之多,有多少村民拿起了法律武器,不得而知。

可喜的是,法律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渗入了村民们的生活,它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人们行动的一个参照系,是人们下意识选择的备选项之一,相较于几十年前,这已经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了。但可惜的是,这种渗入还是很浅层的,人们会下意识地去拿,但拿起来后却发现不好用/不会用,踟蹰许久还是只能无奈放弃。

另一方面,农村社会,大家是很实用主义的,并没有养成注重形式的传统,大家平时来往,靠的也不是形式上的东西。纠纷中就常缺乏满足形式要能被法律采用的证据。但,问题就来了,零星的证据以各种形式散落在日常的琐碎中,要怎么拼凑出一条完整的证据链来呢?所以,村里的纠纷,常常在证据上就止步难前了。法律下农村,还需要有很长的道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