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职干部乡村调研 求解脱贫困境心头沉 甸甸

05 月 06 日

  在挂职甘肃省张掖市副市长任上,我到四个县(区)十几个村子调研,调研笔记记了几大本,收获真的很大。自己是从农村走出来的,虽然到农业部工作后,还是一有时间就往农村跑,但总觉得情况了解得不够透。现在有机会一次次坐在农户炕头上,与他们促膝长谈,觉得心贴得更近,真实情况掌握得更多,只有这样才能把工作做到点子上。

  6月12日,驱车前往山丹县大马营乡走访调研。山丹县是典型的资源型缺水县,也是全省18个严重干旱缺水县之一。大马营乡地处偏远,是该县贫困人口分布最为集中、贫困问题最为突出的地区之一。同行的张掖市政府办公室何磊同志联系了大马营乡王剑英副乡长带路,并提出一定不要打扰县、乡其他领导。在县城我们接上了副乡长,请他帮助联系一个困难村。没多久,王剑英联系上了全乡排名倒数一二名的圈沟村支书汤义文。于是,我们就直奔圈沟村。

  来到圈沟村支部书记汤义文家中,我们看到他家住的还是土坯房,最值钱的东西可能就是一台摆在客厅的老旧电视机。我们坐在他家的土炕和简易沙发上开始了攀谈。

  收入状况

  主要种大麦,收入没准头;规模养殖仅十六七户,发展空间有限

  问:全村有多少户,多少亩耕地?

  答:全村270户、1100人(包括已搬迁数),上报耕地面积2900亩,能种庄稼的平地、好地也就是1800多亩。如果含山地,全村人均有5亩地。

  圈沟村属于后进村,基本上是靠天吃饭。如果天不下雨,庄稼就种不到地里。

  问:不能灌溉吗?

  答:灌不上水。今年准备争取项目修水利的,但是需要自筹资金,群众筹不上,项目就争取不上。

  问:我看到信息,今年的旱情比较严重,有多大影响?

  答:今年春天没下雨,前几天才下了一场雨,庄稼最近才种上,有的正在种。比常年迟了一个多月。水能浇上多少就种多少,五队没有水浇,地全部撂荒了。

  问:现在比例最大的品种是什么?效益怎么样?

  答:啤酒大麦占的比例最大。商贩直接到村里来收,相互谈好价钱以后,就直接卖了。去年的大麦每斤卖到0.88元,主要是籽粒不饱满。正常时候每斤能卖1元,每亩大麦能产400―500斤,除去成本能收入200多元。

  问:还能种其它作物吗?

  答:种不成其它的,主要是浇不上水。洋芋也能种,需要浇水,用的工也多,每亩地能产4000多斤,每斤能卖5―6角钱,种洋芋的成本高,利润空间不大,有时候价格不好,连成本都不够。

  问:有没有搞一些结构调整?

  答:原来也种豌豆,但是产量不好。再就是种小麦,小麦产量不如大麦,好点的每亩产400斤,不行的每亩只能产100多斤。上面也帮助想办法,比如,订单洋芋就是乡上联系的。

  问:村里有规模的养殖户有多少?

  答:有十六七户,主要是养羊。少的养60―70只,多的200多只。搞养殖还是比较好的,政府也鼓励修大棚,搞养殖。

  全村有2000多只羊,主要集中于少数农户。养好了,一只羊能收入400―500元。有老品种也有细毛羊。其中小尾寒羊一年能下两茬羊羔。

  问:规模养殖户为何只有十六七户?

  答:搞养殖投入相对大一些,并且栓人,特别是年轻人觉得养羊不划算,两口子出去打工一年能挣6万多元。

  村庄空心化

  近八成劳动力外出打工,全乡没有一所学校

  问:村里看起来80%都是土坯房,是什么时候建的?

  答:都是80年代建的。现在农户有钱也不愿意在村里修房子,孩子都在城里上学,城里有楼房儿子才能找上媳妇。

  问:近年来从村里搬迁出的人有多少?

  答:有40户、230人。是政府鼓励迁出去的,都搬到了北滩,那里能打上机井,土地能浇上水,条件比这里好。修房子政府补贴一部分。

  问:剩下的农户搬迁有积极性吗?

  答:有积极性,但是现在没有地方搬了,开发的地方已经占满了。

  问: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吗?

  答:能出去的全部出去打工,打工效益也不错。全村劳动力有400多人,外出打工的有300人,在家的青壮年很少。村里最小的一个组只有20户,但是真正在家的只有六七户,其他都出去了,有打工的,有照顾孩子在城里上学的。村上有十几户把外出打工的地承包过来种。

  王剑英:一个普通农民工,一年打工能收入3万―4万元,有手艺的一年可能挣5万―6万元。这个村纯粹是靠天吃饭,天不下雨庄稼就种不上,所以都出去打工了。

  问:村里有学校吗?

  答:村里没有学校。全乡都没有,孩子上学都到城里上学。为了孩子,多数人在城里租房子让孩子上学。村里的孩子义务教育都在上,上高中的就不多了,最近好多年都没出过大学生。

  贫富差距

  人均收入4000多元,低收入农户超两成。也有收入上千万的矿主

  问:去年人均纯收入是多少,贫富差距大不大?

  答:人均收入4000多元。贫富差距还是比较大的,打工的和规模养殖的农户收入高。我们村里有个大老板,是个矿主,每年收入上千万元。

  问:人均年收入在2000元的有多少?收入低是什么原因?

  答:在全村占20%。这部分人外出打工不行,庄稼收入也不行,附近打工工资又低。有的老年人与儿子不一起过的,残疾人不能打工的,都很困难。

  王剑英:圈沟村算是后进村,在全乡17个村中排名第十六,基本上是山丹县最困难的村之一。

  问:对这些农户,有啥政策帮扶吗?

  答:可以享受低保待遇。全村低保户有60户左右,有200人。低保户分四类,一类低保户一人每月补150元,二类120元,三类80元,四类60元。

  基础设施

  致富有希望,但苦于求助无门,盼塘坝整修项目早落地

  问:村里机耕条件怎么样?

  答:2007年国家给整理过300―400亩地,现在全村能够进行机械化收割的有1000亩。拖拉机基本上每户都有,村里有地,山上有水,就是水利等基础设施不行。

  问:农业关键问题是缺水,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吗?

  答:这些年修塘坝的事情向上反映过,没有投资。原来有老的塘坝,60年代修的,已经不能使用了,后来有截引,修了管道,没有自来水,人都还在挑水吃。

  王剑英:现在不让打井,离李桥水库很近,怕影响水库。如果能修个塘坝聚住山里的水,有一部分地就能灌上。

  问:塘坝修好后收入能翻一番吗?

  答:坝修好1000多亩地可以旱涝保收,村里土壤条件还是比较好,大麦产量能增加到1000斤,农民收入能翻两番。现在的产量基本是旱涝保收情况下的1/3。

  问:修坝需要多少钱,群众有没有积极性?

  答:100多万元就能修起来。村里群众对修坝有积极性,但是如果立了项目以后,自筹多了,群众就不愿意了。

  在汤义文书记家中,聊着大约到了晚上7点来钟。这里的天黑得晚,趁着太阳还没有下山,请汤书记带我们到村头看了他说的供全村人吃水的水房。水房已经没有了房门,卫生和安全基本没保障,水房内伸出来的水管哗哗地流着水。再向山上源头走去,大约四五百米,地下露出一大截橡胶管道,有小碗口那么粗,哗哗地流着泉水。我捧起来喝了一口,清冽的泉水甘甜可口。老汤告诉我们,这些水都是山上一个泉口下来的,常年都是这样,没有坝截留,浪费得十分可惜。

  夕阳下,山村的景色别有一番意韵,但是看着有些凋敝的村庄,我的心头感到沉甸甸的,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刘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