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城中村拆迁 老人们留守临时彩板房

04 月 28 日

临时彩板房里的老人们

  回迁安置房在不远处拔地而起,上年纪的村民选择在板房里坚守。

临时彩板房里的老人们

  彩板房是用乙烯泡沫填充的,极易燃烧。

临时彩板房里的老人们

  77岁的杨玉凤患有股骨头坏死,连站立都很困难。

临时彩板房里的老人们

  停水了,老人们只能自己用桶运回来。

临时彩板房里的老人们

  住在这里也是因为便宜。

临时彩板房里的老人们

  夜幕下的彩板房……

  旧房拆了,新房待建,住房断档的几年间,临时搭建的彩板房如苔藓般疯长,满足了拆迁村民的临时居住需求,更成了一些租房困难的老人救命的稻草,他们忍受着彩板房的不便,也依赖着它低廉的价格。蓝顶白壁的彩板房,在一片狼藉的拆迁村落里,成了一道道别样的“景观”。

  孙庄村村民王全明和另外20多位同村村民,住在一处连排彩板房里。3年前,村子拆迁,他开始寻找房源,而他年事已高外加患病,房东担心发生意外,都不愿租房给他。“像我们这种人,真出点意外,人家觉得晦气。”王全明前日告诉记者,他只能和老伴住在村政府临时搭建的彩板房里。和他同住的20多位住户都有同样的遭遇,由于患有各种疾病,他们成了村里的“租房困难户”,只能蜗居在20多平方米的彩板房里。

  孙庄村的老人并非孤例。

  百炉屯村77岁的杨玉凤,住在化工路与凯旋路交叉口附近的一处废弃厂房改造的房子里,房顶由彩钢板搭建,由于房子小,她只能一人住,她的儿女在外租房。一年前,百炉屯村开始拆迁,租不来房的她只能留在这里,之所以选择这里,杨玉凤说:“主要还是因为便宜,我也问过养老院,一个月1600多元,我一个月800块的过渡费根本负担不起。”留在这里的其他老人也多为这个原因。

  和孙庄村政府统一安置不同,这里的彩板房多而分散,在杨玉凤租住的改造厂房周围,散落着大大小小上百间彩板房,一个月200元到500元不等的房租,成了部分人的生财之道。由于回迁方案遥遥无期,直到现在,仍有不少彩板房在建。离彩板房不远的地方,旁边的高层住宅亮着璀璨的光,洒在彩板房前的路上,铺成了一层淡黄色的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