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主”碧桂园富了腾冲村

03 月 16 日

    近日,一篇题为《顺德这条村发达了!每家分红360万》的文章刷爆了佛山网友的微信“朋友圈”。随后,各大媒体纷纷介入,村民每股第一笔分红21万元、最多一户本次可领714万元等报道相继而出,一个本不知名的小村庄顿时成为全国舆论热点。

    南方舆情后台监测发现,以佛山、腾冲、包租、补偿、分红等为搜索关键词,在11月21日—27日分析时间段内,共有269篇相关舆论,主要来源于网易手机客户端、华商网、百度贴吧、凤凰手机客户端、百度贴吧等几大站点。数据类型中新闻占72%,博客和论坛各各占4%,其它占20%。舆情高峰出现在11月26日。

    “土豪村”诞生背后,离不开土地市场的助推。今年下半年以来,万科、保利、碧桂园、奥园地产等大型房企加速进军佛山,单价“地王”、总价“地王”被不断刷新。也几乎在同一时期,超大型房企销售业绩纷纷创下新高,回笼资金数以千亿计,“地王季”势头迅猛。

    在这场“土豪村”造富的故事背后,地产资本依然是主要推手,大型房企竞得地块后多投入到居住、商业、生活、休闲等配套项目。村居“卖地致富”、“地王”助推城市财富的故事,还在继续。

    冲刺“地王季”▶▶碧桂园造就“土豪村”

    随着腾冲“土豪村”的热议,其背后的“金主”——碧桂园也浮出了水面。

    今年9月和10月,腾冲股份合作经济社分别出让两块土地,均被碧桂园拿下。9月28日,碧桂园以12.7亿元竞得顺德区佛山新城、乐从镇新吉路以北、同庆道以西地块,宗地面积84121.8平方米,溢价9.5%。10月12日,碧桂园以总价11.6亿元竞得顺德乐从新吉路以南7.1万平方米商住地,溢价19.6%。

    这两大地块相隔很近,均位于佛山新城,几乎算是“拿下”半个腾冲村。高达11.6亿元和12.7亿元的成交总价,这也是碧桂园今年在佛山最大手笔的两次拿地。

    近年来,在佛山新城加速发展的背景下,腾冲村所在的乐从镇,由此成为佛山五区一块备受瞩目的黄金宝地。

    截至目前,碧桂园已在佛山7次拿地。不仅是佛山新城,碧桂园今年以来在顺德区勒流街道城南商住区3号地块、顺德区北滘镇三桂村委会解放河路东北面地块、顺德区龙江镇龙洲路南侧地块、三水区西南街道广海大道西北侧地块等相继拿地。

    从这7次拿地,可窥碧桂园依然在做土地加法,曾经三四线与大盘模式已不再是这家房企未来策略的最大标签。

    而随着碧桂园等一些大型房企大手笔拿地的推进,腾冲村并非是佛山唯一一条因为卖地而致富的“土豪村”。今年广佛板块,千灯湖、里水等地有多宗高价地块推出,禅城奇槎片区、绿岛湖、顺德北部片区等区域也有较多地块出让。

    致富各有道▶▶卖地分红之外的探索

    由于土地、物业出让、出租而致富的“土豪村”并不仅腾冲村,禅城区石湾街道石梁村、南海区大沥镇沥东村、禅城区南庄的紫南村等也是佛山知名的“土豪村”。此外,佛山的土豪村还有:狮山七甫村、张槎大富村、北滘槎涌村、大沥奇槎村、澜石奇槎村、龙江沙富村、乐平蔗元坑、龙江陈涌村、乐从沙窖村、容桂振华村、大沥水头村、大沥岐丰村……

    整村改造或“三旧”改造给不少村居带来了致富的机遇。比如石梁村在2005年开始进行“三旧”改造,特别是2008年通过“三旧”改造发展房地产项目后,村民的分红比之前翻了两三倍,近年来村里每股分红在4万-5万元。

    依靠商业、物流业也是另一种形式。大沥镇沥东村主要依靠中铝博美、九龙不锈钢批发市场、江夏汽配市场等商业、物流业发展起来后带来的收益。而位于桂城的东二村,分红主要依靠厂房出租收益,南桂路地铁附近的避风塘、南海一品等都为东二村所有。东二村年满18岁村民能够拥有全股,随着年龄增长,股份也会随之增多。此外,桂城夏西村的村民分红同样是主要来自于以厂房、商铺的出租为主的收入,占9成以上。

    有人欢喜有人忧▶▶“土豪村”造富意义有多大

    不可忽略的是,地产资本依然是这些“土豪村”致富故事的主要推手。像本次腾冲“土豪村”的分红,资本主要来源于碧桂园这样的大型房企。

    碧桂园集团2015年销售目标定为1350亿元。据其公开披露的数据,截至2015年9月30日,碧桂园连同其合营公司和联营公司已实现合同销售金额约845.8亿元。早在今年4月,碧桂园与中国平安人寿签署战略协议,拟出资约合人民币50亿元收购碧桂园9.9%股权,成为第二大股东。此次战略合作,也为碧桂园大规模战略拿地提供了更丰富的资本支撑。

    为何近期土地频频溢价?业内人士认为,这与四季度以来房产市场和土地市场的回暖有关,与大型房企获大量购地资金有关,但最关键的仍是土地本身的地段优势。

    但“卖地致富”的“土豪村”模式是否可持续?佛山经纬市场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陈智斌认为,佛山新城腾冲村以及千灯湖等政府着力打造的片区,容易得到开发商的关注,“土豪村”往往诞生在这些地方,但此模式难以持久和被复制。 李艳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