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深沉的爱 守护金东的美丽 河山

02 月 29 日

zrf47190

《澧浦山水》 著名画家施明德 作于1972年

cb4750

婺江金东段江面cb4747

采访团在澧浦西溪采访

cb4753

金东绿道迎远客cb4748

山头下村

金东是一个值得所有人热爱的地方。当年大诗人艾青的那一句“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的深沉”,诉说的正是金东这片让他魂牵梦萦的热土。

婺江的两大支流义乌江、武义江都从金东区这片土地上奔流而来,最后汇于一处。“‘两美’金华 抒怀婺江”活动溯江而上,在走过下游的兰溪、婺城后,本月16日,我们踏入了这片曾经让诗人因爱而“常含泪水”的土地。

走进金东的采访团队伍同样壮大,有金华市原文联主席王晓明、金华市作协副主席李英、金华市书画院常务副院长窦金庸、金东区原文联主席张根芳、诗人张乎、诗人李英昌、诗人许中华等诸多金华文艺界的知名人士,由金华晚报常务副总编辑张伟建领队,本报文字、摄影记者全程跟踪采访报道。

16日上午,采访团最先抵达的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金东区澧浦镇琐园村,这里拥有规模庞大的古建筑群,古老却不失宏伟、精致的敦伦堂(严氏宗祠)让所有采访团成员惊叹;离开琐园村后,采访团前往不远处的毛里村,义乌江支流之一西溪从旁经过,看着潺潺而流清可见底的溪水,很容易让人产生下水嬉戏的冲动;随后采访团又来到镇旁的义乌江边,了解江水的历史变迁。

午后,采访团马不停蹄赶到了闻名金华的桃花之乡源东乡,在新梅村桥头目睹了“最差河流”孝顺溪的巨变,同时感叹于过去这些年的污染如此之重,清出的河道淤泥竟可堆积成岛;采访团的最后一站是傅村镇山头下村,该村是中国历史文化名村,据说明朝开国文臣之首宋濂曾在此度过19个年月,宋濂号潜溪先生,却因村旁的潜溪发大水而离开这里,今天的潜溪早已是另一个模样,村里还打算将溪水引入村内造景,宋濂若有知,会是怎样一番感慨?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金东这片土地上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这些文化与这里的每一条河流息息相关。只是这些年,不少孕育滋养过无数代人的河流为经济发展付出了惨痛代价,有的变得污秽不堪,触目惊心。让人欣喜的是,不管“最差河流”还是“最美河流”,眼下它们都在发生改变,差的正变好,美的要更美。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对我们生存的这片土地、依赖的那些溪流,我们该和诗人一样用最深沉的爱去守护,一如守护我们自己的家园。

1  [拯救“最差河流”]

昔日“山上桃花红艳艳,山下苍蝇黑压压”

来日要“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

孝顺溪痛改“差评”

金东区源东乡是有名的桃花之乡,每年春夏,这里都会迎来大批赏花摘桃的游客。

但这并不是桃花之乡的全部,对现实的情况,当地农民写了这样一副对联:“山上桃花红艳艳,山下苍蝇黑压压。”“苍蝇黑压压”正是形容从源东乡发源、汇入义乌江的孝顺溪的黑臭。

整治前的孝顺溪是金东区的“最差河流”。近几年,本报记者曾多次走访这条溪,基本上都是因为污染问题,可以说目睹了孝顺溪一天天变黑变臭的窘况。

不过,7月16日下午,当采访团冒着酷暑马不停蹄赶到源东乡新梅村时,却发现昔日的黑臭河已经大变样。

一次次目睹孝顺溪变差

早在2007年,记者就曾接到投诉并走访过孝顺溪。记得那年11月,有读者来电投诉,称有企业往溪里排放黑臭污水。

当时,当地村民向记者描述了孝顺溪的变化:2004年以前,溪水水质尚好,洗澡、灌溉没问题;2005年,在溪里还能钓到一两公斤重的鲤鱼;2006年开始,水质变差,有村民到溪里洗澡后全身发痒,溪鱼也多次出现大面积死亡;2007年后,溪水开始变得又黑又臭,溪鱼几近绝迹。

记者走访调查发现,孝顺溪沿岸许多企业、养殖场往溪中直排污水。当时有关部门承诺会进行调查整治,改善溪水水质,万万没想到,孝顺溪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2012年9月,记者走访发现,孝顺溪的重要水源洞源水库已成“一池粪水”,水体又黑又臭,到处可见死猪、死鸡、死鸭,主要原因是养殖业污染。

2013年3月,记者再次走访源东乡,发现多条小溪臭气熏天,这些小溪多是孝顺溪的支流,主要原因也是养殖业污染。

源东乡新梅村联村干部王阿翔坦承,整治之前的孝顺溪确实称得上金东区的“最差河流”,溪里到处都是垃圾,水面上死猪经常可见,已经到了没人下溪洗手的地步。新梅村孝顺溪河道治理现场展示了一批溪流整治前的图片,画面触目惊心。

“最差河流”变好

去年下半年,金东区的“五水共治”决定从“最差和最美河流”抓起。“最差河流”正是孝顺溪。

据调查,孝顺溪流域内有20万头猪、2000家企业,对溪流污染最为严重的是上游源东乡的762家养殖场(户),这些养殖场拥有6.3万头存栏生猪、747头奶牛。

治水先治源头。源东乡政府下大决心,通过4个月的努力,关停拆除了758家养殖场(户)。

在狠切污染源头的同时,当地还推进河流治理项目,对孝顺溪及其主要支流进行河道清淤、堤岸改造和绿化。目前孝顺溪、王安溪、东溪全段清淤已完成,堤岸改造和绿化正在进行。

16日,记者站在新梅村桥头,脚下的孝顺溪水质虽然不是特别清澈,但已不见往日的黑臭景象,水面干净,堤岸整齐,岸上杨柳飘飘,不远处还有两个村民正下水清洗农具。村民陈师傅说,换做以前,可不敢往水里伸手。

“浙中桃花源”美景可期

源东乡拥有万亩桃花基地,桃花之乡声名远播。治水之后,源东乡在推进农业转型升级的同时,将主推旅游产业。

前天,在新梅村旁的孝顺溪河道中,记者看到,一座占地12亩的“桃花岛”已初显雏形。采访团成员一开始并不知道,这座岛屿竟全是用淤泥堆积而成的。

在孝顺溪清理过程中,淤泥如何处理成了一个大难题。源东有着十几年的养猪历史,排泄量非常大,淤泥堆积严重,仅新梅村段就有10多万方的淤泥,整个洞源水库更是达到30多万方。

为此,当地想出了一个办法:变废为宝。利用淤泥在河道中打造一个可供游玩的岛屿,就地解决淤泥难题,同时还能为乡里新增一个旅游景点,一举多得。经过多次堆积,岛屿雏形已经形成,目前正在加固地基,预计年底前可向游客开放。

据介绍,接下来,源东还将进一步完善旅游设施,比如游客接待中心、游步道、停车场,创建3A级“浙中桃花源”景区。农业旅游相结合,未来的源东将成为名副其实的桃花源,3月可赏桃花,5月可尝蜜桃,9月可摘柑橘,市民采摘游后还能游览附近的施光南故里和古太阳岭驿道。而孝顺溪也将成为“桃花流水鳜鱼肥”的百里桃花溪,成为桃花源不可缺少的一景。

2  [打造“最美河流”]

村支书带头卖掉了近400头奶牛

治水的功夫他们更多地下在岸上

“最美河流”东溪西溪要美上加美

金华人都知道,澧浦镇最有名的是苗木。行驶在澧浦镇的道路上,车窗外尽是郁郁葱葱的绿树。

自从“五水共治”开始后,位列全省十大最美乡镇的澧浦又将目光投进了水里,提出将过境的东溪、西溪打造成金东区的“最美河流”。这不仅为义乌江汇入两支清流,还将成就一条新的风景线。

村支书想通后

卖光了奶牛

采访团一行来到琐园村时,感觉不像是走进了村庄,而像是进入了景区,各种装修、设施均按照景区的标准设置。

村里的严氏宗祠现在是村里的文化礼堂。“写《小蝌蚪找妈妈》、《哪吒闹海》的鲁兵就是我们琐园村人,我们村也出过大记者严朴……”在礼堂的地方名人馆,担任村书记助理的大学生村官王芳自豪地介绍着琐园村辉煌的历史。

的确如采访团成员感受到的,发展旅游业正是该村以后的方向。这也影响着村民们对水环境整治的态度。

“我的心里也曾经有过疙瘩。”琐园村党支部书记严红星说,他之前有两个奶牛牧场,共有386头奶牛,将牧场承包给别人管理,他一年就能坐收40多万元的承包款。“五水共治”活动开展后,政府要关停畜禽养殖场,这下他蒙了。“以前,来视察的领导拍着我的肩说,要好好干,要做大,现在怎么说关就要关了。”严红星说,后来经过一些政策培训,他想通了,要发展旅游,生态环境是重中之重,应该关。他狠狠心将所有的奶牛全卖了。看到他关停了,村里其他的养猪户、养鸭户也跟着关停了养殖场。

对任何污染环境的行为零容忍

澧浦镇生态优势明显,工业基础相对较弱,这为打造“最美河流”提供了有力条件,但这并不意味着这样的河流唾手可得。

澧浦镇镇长徐赞说,正因为生态环境好,所以大家对澧浦治水的要求也更高,不仅要治好,还要治美。从整治前的情况看,东溪、西溪流域仍有不少污染源,他们的原则是,对污染河流的行为零容忍。

整治行动开始后,该镇就摸排出,全镇共有26家畜禽养殖场,存栏的生猪和奶牛有两万多头。去年下半年,他们下了一个死命令,只要是河流沿岸100米之内的养殖场,不仅要关停,还要拆除,然后复垦、复绿。“现在,这项工作已经全部完成了。”徐赞说,这是最直观的改变。

治污先治源。该镇还关停、拆除了13家存在污染现象的“六小”企业,关停了6家采砂制砂厂,所有小二型水库全部实行洁水养殖。现在,西溪的水质保持在三类水的标准,有时候甚至可以达到二类水,“二类水就是饮用水的标准”。

最美河流的文章

在岸上

徐赞说,“治水也治岸”是他们的另一条重要工作原则。

不少市民对澧浦镇的自行车绿道已经有所了解,去年该镇自行车绿道的长度是43.7公里。今年,这个数字又新增了18公里,增量主要就在东溪和西溪的沿岸。他们的想法是,要让更多的人领略“最美河流”的景致,让更多的市民接受澧浦镇这个市区后花园。

为了让这条最美河流更有文化、更有内涵、值得外人驻足,把治水的节点变成景点,澧浦镇花了不少心思。该镇的湖北村是有名的腌菜村,市区、义乌的腌菜大多出自于此,但生产场面有点乱,他们就规划了一个腌菜文化园。这不仅巧妙地整饬了生产场地,而且能让外人也了解腌菜的历史、工艺流程。

“我们要在西溪的一块荒溪滩上设计一个房车露营地,要在西溪规划风情美食街道,在这里打造一种乡村慢生活的模式。”徐赞所说的这些创意,有的正在规划,有的即将开始实施。

在治水过程中,澧浦镇还形成了一种共识:在河流整治的时候就把景观设计考虑进去。这种远见将节约成本,也会让各种景致更和谐。

3  [品味“水文化”]

山头下村:一段因水而生的史话

宋濂被称为“潜溪先生” 艾青吴晗曾饮潜溪水

金东区傅村镇山头下村因古建筑而闻名。被潜溪和航慈溪温柔地合抱的这个小村落的确有神奇之处。28幢列入文保的古建筑诉说着这里非比寻常的历史文化。它神奇之处还在于整个古村的选址布局和建造,暗合了五行八卦。村子的东西两侧,各有一条溪自北向南流过,东侧为航慈溪,西侧为潜溪。历史上,有典塘、横塘、湾塘、安塘、柑塘、思姑塘、经塘、破塘八口塘包围村庄,与“开”字形的道路和东西两条溪水形成一个“八卦图”。

该村的清代古建筑群,分为早中晚期,晚期居多。在我国历史上的城市布局中,县城一般为“丁”字型,州、府为“井”字型,而山头下村虽然只是一个不大的山村,它的布局却是一个“开”字型,接近州府的“井”字型,这在国内是不多见的。更有意思的是整个村落只有5个门出入,即东西北各一村门,南方两个村门。五个村门与金木水火土阴阳五行以及卦象不无关系。只要关上5个村门,外面的人就进不来,而村里的人可在“开”型路相互通行。在5个村门旁,各有一个方形小眼,可以窥视到门外的动静,又可当枪眼,这种设计,可能出于防盗的考虑。

在这样一个让人反复品味的历史文化名村,一条在中国并不知名的细小溪流—————潜溪在山头下村边绵延流淌了千年。宋濂、艾青、吴晗,三个饮潜溪水成长的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为这条默默无闻的溪流、这座名不见经传的小村落在中国文化史上烙上了一道道不可磨灭的历史印迹。

明朝“开国文臣之首”宋濂,时人称之为“潜溪先生”,在19岁之前一直过着边耕边读的生活,伴着潜溪度过了最天真烂漫的十九载。41岁时,因潜溪水灾和仰慕郑义门的孝义之风,宋濂把家安在浦江青萝山,在新居的门额上却挂上了“潜溪”两字。数百年后,经过治水,潜溪已经不复有洪灾,不知宋濂会作何感想?

不仅让潜溪不再洪水泛滥,今人还在筹划引入潜溪、航慈溪的水在村中形成一个双溪湖,为山头下村增添一份水的秀美。据悉,该项目投资过亿元。

琐园忆旧

七夜

严子陵的后裔卜居琐园的日子

已经过去一个世纪,平定

两广匪乱的功劳换十八座厅堂

为风雨侵蚀,所幸山高水长。

不数里,义乌江急转直下,

先生披羊裘钓泽中,

知晓王朝的面孔今是而昨非,

他日感慨,又或不胜往昔。

鸥鸟在田野里洁净地飞,

青山如同一捆捆湿柴

堆叠在寒滩上,指点琐园旧事的

只是初来乍到的少女。

她的娇颜令人心远,

在宗祠里努力学习的孩子

则令人心疼,如同一棵棵

修剪过甚的梧桐,令人无言以对。

葱茏的树木带来阴影,

河流竟日澄澈。

沉积在梁架和石柱上的时间,

今后也会一点点剥给人看。

琐园

李英昌

修缮石牌坊,整理旧厅堂

只有一草一木地经营

才能体会先祖当初的苦心

七星拱月的地理还在

严子陵清介的血脉还在

只是走了弯路,荒废了家园

正赶上建设文化大礼堂

荒废了的祠堂又热闹起来

老人闲坐喝茶,孩子书声琅琅

据说琐园当初叫“锁园”

打开锁,才能发出金玉之声

打开锁,才会有新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