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威夷大岛:世界尽头的火焰与 群星

02 月 24 日

[导读]:在夏威夷群岛开放旅游的四大岛屿中,大岛是最年轻的,也是面积最大的一个。这里微观气候多变,全世界的十三种气候区,这里占了十一种,从岛东端的Hilo到岛中部MaunaKea山脚下,两个小时的车程中,起先两边是湿润的热带雨林,然后是温带乔木,接着是牛羊遍地的草原牧场,最后,则是长满仙人掌的荒漠。

翻看照片和当时的笔记,听着被称为温柔巨人的原住民歌手IZ(IsraelKamakawiwoole),弹着与他身型不成比例的尤克里里唱《Hawaii78》。比起那首广为流传的《Somewhereovertherainbow》,这首歌少了些甜腻,多了一份辽远与悲伤。到过的夏威夷诸岛中,我最喜欢的大岛也是这样。与人潮涌动的檀香山不同,大岛的开发较少,旅游设施也不算很完备,却有着最为激动人心的自然景观。无论是岩浆徒步还是天文台观星,都让人想起洪荒世界的原初模样。

夏威夷大岛:世界尽头的火焰与群星

在夏威夷群岛开放旅游的四大岛屿中,大岛是最年轻的,也是面积最大的一个。这里微观气候多变,全世界的十三种气候区,这里占了十一种,从岛东端的Hilo到岛中部MaunaKea山脚下,两个小时的车程中,起先两边是湿润的热带雨林,然后是温带乔木,接着是牛羊遍地的草原牧场,最后,则是长满仙人掌的荒漠。岛上游人主要集中在东端的Hilo城和西端的Kona城,其中,Hilo城曾经繁华,但由于1949年和1960年的两次海啸变得较为冷清,有少量的家庭旅社,大部分的高级酒店还是集中在Kona城。不过,Hilo离火山国家公园较近,只有40分钟车程,而Kona到火山国家公园需要两个半小时左右。此外,Hilo非常潮湿多雨,植被旺盛,而Kona较为干燥。第一次去大岛,我们住在Hilo城郊一间小小的度假屋,除了我们与主人留下的一只猫,四周更无他物。夜晚来临,寂然无声,只有几十米外,北太平洋的波涛拍打着漆黑的海岸。

大岛最著名的景点应该就是岛东南端的夏威夷火山国家公园了。可以看到凝固的岩浆,蒸汽喷涌的地缝。公园内Jaggar博物馆后的观景台据说是看到活岩浆的最佳地点,不过要等到五点天黑之后。我们第一天到国家公园时已近四点,远望仍是白茫茫一片,不见半点岩浆的影子,只好心有不甘地回到住处。

第二天凌晨四点,睡梦中突然被一阵剧烈的晃动惊醒,上网查询,此处不远的海底发生了4.7级地震。想到地壳活动剧烈的时候火山活动应该频繁,我们再次做功课,发现离Hilo半个小时左右的Kalapana小镇有徒步去看岩浆的半日游,并且有最近两天的报告,岩浆的确活跃,于是决定去尝试一下。除了徒步之外,看岩浆的方式还有坐直升飞机或者岩浆游船(lavaboat),价格不菲,而且离岩浆的距离也较远。徒步体力消耗较大,更需要天时地利。

Kalapana镇很小,附近的高速路Highway130被1986年的岩浆掩埋,现在成为了离岩浆最近的一个定居点。镇上有百货店,小吃店,以及岩浆徒步的集合点,每天下午三点半左右开始开团。如果不跟团徒步的话,也有一个比较小的观景区可以进入,不过能看到多少就不得而知了。当地有一个录音电话可以随时查询岩浆的活动情况,在小镇的旅游网站上也可以看到近期的图片和介绍。

下午四点钟,我们一行十人,在向导的带领下开始在岩浆小道(lavatrail)上行进。所谓岩浆小道,其实根本没有路,只是跟着向导在凝固的岩浆形成的岩石缝中爬上爬下。当地的天气变化多端,时不时一阵暴雨,好在向导给我们准备了雨衣。凝固的岩浆把地面割得扭曲变形,而石缝中的植物和雨后出现的彩虹则让这片破碎的大地显得不那么狰狞。

很快天黑了,我们处在岩浆荒原的中央,周围没有半点亮光。向导给每个人配发了手电筒,并嘱咐要节省电池。天黑之后,路更加难走,只能用手电筒照着前面人的脚跟紧紧跟上。向导是个腼腆的当地小哥,给我们讲了些用星象判断方位的方法,不过我还是难以理解他是怎么判断什么时候该改变方向的。问宅师傅,竟然很有把握地说,只要是男的,走一个月都能掌握….。。

徒步两个小时之后,终于出现了活的岩浆!像炽热的钢水缓缓流动,可以清晰地看到流得慢的部分在迅速凝固,变黑。我们离岩浆的最近距离大概一米多,向导说太近了鞋子会融化掉,实际上能看见岩浆的时候,脚底下的岩石已经很热了。有人不小心把一点水撒到石头缝里,哧地一声,迅速被汽化了。岩浆的活动是每日变化的,我们现在站的岩石,也许就是两天前岩浆流过形成的。

沿着流淌的岩浆,再行进半小时,我们到达了壮观非凡的岩浆入海口。拍击峭壁的大浪被岩浆映得通红,一股股火焰奔涌入漆黑的大海,场面像极了指环王里的大熔炉。我伸出手臂,大叫"Myprecious"!

回程走得很快,激动过后的疲惫,让每个人都很安静。当终于看到停车处的路障,大家都忍不住欢呼起来。经过测量,大约是四个半小时近十公里的步行,直线距离并不是很长,但由于是在没有路的情况下摸黑前进,体力消耗还是相当巨大的。开车回住处的路上,Hilo一如既往地下起了暴雨,雨刷器开到最大档也只能勉强看清前面的路,我们却还沉浸在兴奋之中。与躺在沙滩上享受阳光相比,历尽艰险之后看到的壮观景象,对“野兽派”的旅行者来说,是更为难得的体验。

如果说黑夜中的岩浆徒步有如炼狱之旅,那么在MaunaKea山巅观星,则仿佛窥见了天国之光。

MaunaKea山是一座休眠的火山,得名于夏威夷神话中的主神Wakea。她的大部分山体都隐藏在太平洋的海面下,海拔高度是4,205米,山顶终年积雪。如果从海底的山脚算起,超过一万米,比珠穆朗玛峰的8848米更高。下面这张图是对比MaunaKea(棕色),珠穆朗玛峰(蓝白色)的高度,后面那个大怪物是火星上的Olympus山....。。

MaunaKea山顶是世界上最适合进行天文观测的地点之一,因为海拔高度的原因,这里的大气密度只有地表的40%,全年300天晴天,而处于北纬20度,几乎可以看尽南北半球的星空。最重要的是交通方便,想象同等高度的山顶只有专业登山队员才能到达,而从大岛的海边别墅驱车到MaunaKea山顶也顶多半天时间,1967年开始就有天文台建立,现在有各国的大型天文观测站和游客中心。

我们参加的是MaunaKeaSummitAdventure的半日游,行动时间从下午3点一直到晚上9点,包括在山顶观日落和夜晚观星。游客也可以自己开车上山,不过从游客中心到山顶的一段路是砂石路,不少攻略都说非四驱的小车开上去比较困难,因此,还是选择了价格不菲的半日游,事实证明,还是非常值得的。

下午三点,半日游的中巴车准时来接我们。向导兼司机是UCDavis地理系毕业的研究火星的硕士,顿时我们就觉得这将近200刀一人的门票很值了,人家是专业人士嘛。开上山的路上,随处可见类似火星的火红山岩,原来这真的是地球上最接近火星地貌的地方,火星探测器在发射前,曾在这里进行模拟实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