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因补偿围堵采 石场 调解员介入双方达成协议

02 月 23 日

“我们采用轮值制吧,每天一个人到采石场的进出口守着,车来了别让进,也别让里面的车出来。”一个多月前,海沧某村的几位村民“密谋”后堵住村里采石场的大门,引起一场风波。

事件

“最后的租金”落空引围堵

据了解,该采石场已经在村里经营了10多年。这些年,采石场与村民们相安无事。通过出租土地,村民们还从采石场赚了点地租。尽管村民们不得不长期忍受粉尘、爆破的影响,但因为这你情我愿的租赁关系,双方和谐共处着。

但今年,双方的关系突然起了变化,这还得从征地说起。

因为海底隧道建设用地需求,该村一部分土地(含采石场)被纳入征地范围。经过协商,项目用地顺利征走,村民们也在第一时间拿到了征地款。

可看着采石场里几乎没动的石堆,村民们纳闷了———地都征走了,采石场怎么还不搬?

“既然还不搬,采石场是不是还得继续付我们租金?”个别村民提出这个意见后,引起不少村民认同。他们试着找采石场谈判,采石场拒绝再付租金,但同意一次性给予6万元补偿。

然而,6万元似乎成了一张空头支票,迟迟没能兑现。村民们认为这6万元不过是采石场方面的忽悠伎俩。经协商,他们要求采石场支付租金60万。

采石场方面不理会,这就有了文章开头的“密谋”。

厘清

村民们真正想要的是“补偿”

60万元对采石场方面而言,是个大数目。“我们没欠过村民一分钱租金。如今土地所有权已不归村民,他们凭什么向我要租金?”采石场负责人小智很委屈,找到了嵩屿司法所。

小智告诉调解员,采石场目前已经停止生产,主要当作堆积场。“我们肯定要搬,但这么多的石料,总得给我们点时间慢慢消化。”因为村民们的“轮值制”,堆积的石料运不出也卖不了。

随后,调解员联系上了村民。和小智一样,村民们也倒出了一肚子苦水。他们向调解员透露,采石场方面除了向小组集体租的地,还有向村民个人承租的。向村小组租的地,租金一路从一亩800元涨到了如今的一亩5000元。本来村民也没意见,但却意外得知周边的租金已达到了每亩10000元。这巨大的价格差最终引起了村民的异议。

“十几年来,粉尘、爆破严重地影响了我们的生活”“说是租地,但开采的是村里的矿产”村民你一言我一语,调解员终于看清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要租金只是最初的说辞,村民们要的是补偿,对于低租金、环境破坏等的补偿。

征地成为整个事件的导火索,村民们意识到,地已征走,不抓紧时间向采石场方面要钱就没机会了。

调解

采石场村民各退一步终和解

介入之初,调解员认为,依法而言,村民已无土地的所有权,确实无权向采石场方面索要租金,但在听过村民的解释后,调解员改变了看法。“过去十几年,采石场的租金确实比周边低了不少,因为采石场的生产经营,村民的生活也的确受到不少影响。”调解员说,适当的补偿可以争取,但绝不会是60万元。

理清思路后,调解员开始在采石场与村民之间奔波。

调解员多次与小智沟通,向其分析了这十几年的租地好处。“村民对采石场是支持的,给了这么低的租金。按理说,租地租的是地面使用权,但你们采走了地下的矿产……”原本拒绝任何补偿的小智被说动了,松了口,同意给予一定补偿。

与此同时,调解员援引现有法律、政策向村民解释,要租金没道理,即便采取了诉讼途径,村民、村集体都已经不是适格主体,“打官司的话,几乎就是未打先输。”村民们冷静下来,主动提出了30万要求。

双方谈判终于打破僵局。在调解员的协调下,双方同意,由采石场方面一次性付给村民们26万元。

马巷司法所蒋丽娟

在司法所一年多的时间里,接触过形形色色的调解案件。如果说调解过程中什么技巧最重要,耐心最重要。

曾有个50多岁的妇女到司法所来求助,称丈夫对其家暴,要求调解员介入调解。当我们让她简要说下前因后果时,这位妇女滔滔不绝地从自己如何改嫁讲起,起初丈夫、继子对她多好,后来误会产生后,如何对她施暴。我曾多次打断她,但她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故事中。就这样,这位妇女足足讲了3个多小时,直到下班时间,她仍意犹未尽。

当时,我们一致认为这位妇女各方面不错,替她感到惋惜。不过,当有人提出是否有过离婚念头时,该妇女表示从没有过。临走时,这位妇女脸上愁容尽扫,一脸愉悦。

我终于明白,有时候,什么都不用做,只要耐心倾听,就能化干戈于无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