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夕财、溧阳市溧城镇班 竹 村 村民委员会 承包地征收补偿费用分配...

01 月 16 日
被上诉人溧阳市溧城镇班竹村村民委员会答辩称:我村委下辖10个村民小组,各村民小组处1981年实行分田到户后,集体就没有组织过调整各农户之间的家庭承包土地。沈夕财与沈国华和沈建国之间也没有转让承包地的书面手续,事实上是转包流转使用。1998年填发《农村集体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时,村委为了3天完成任务,没有核实、没有公示,就按1997年农民负担监督卡的底册填发了经营权证书。据之后调查核实,99%的农户存在经营权证书错误的情况。其错误也得到绝大多数农户签名认可,所以近年发生土地征收和息耕后,制订分配方案时,绝大部分农户本着尊重事实的精神,以1981年分田时的亩数为准确定各承包农户的田亩数。考虑到他人卖任务粮和上交税费的因素,由1981年公得田的农户补贴转包种植户每年每亩500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规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村民小组。可以依照法律规定的民主议定程序,本集体经济组织内部分配已经收到的土地补偿费。班竹行政村内的村民小组民主议定好分配方案后,绝大部分农户接受方案,只有少数人不认可。如按沈夕财的意见进行分配,则将引起班竹行政村内的农户之间爆发大面积群体矛盾,根据省高院的文件规定,这种情况一般应由地方人民政府先行处理。据此,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裁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