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仓村 人有双市场眼(图)

01 月 10 日
  四川新闻网-南充日报讯
  为赚而产,为赚而卖。大仓村人抓住市场这只无形的手,眼盯市场的“风向标”,用市场经济的理念经营中药材产业,农民由传统的“种田人”向“生意人”转变――大仓村人有双市场眼――解读南部县雄狮乡大仓村发展中药材的市场观

  贾登荣本报记者张德利见习记者曹余

  新闻背景

  南部县雄狮乡大仓村位于南部县雄狮、兴盛、宏观、万年3乡1镇的交界处,全村农业人口956人,耕地面积932亩。10年前,这个村曾是远近闻名的贫困村,人均纯收入仅为240元。10年后的今天,该村着力面向市场调结构,大力种植中药材。2004年,该村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3950元。

  牵着市场的“牛鼻子”,人人有双市场眼,户户有本明白账

  1月13日上午,记者踏访大仓村,但见富裕起来的大仓村人集中修建的农民“别墅”空无人也。经打听,这里的村民到附近的场镇赶场去了,他们上街不仅仅是买卖农副产品,更多的是相互交流分析今年种什么药材赚钱。

  2000年初,大仓村党支部顺应市场规律,提出了发展中药材产业来带动农民增收的构想。发展中药材要业主作支撑,没有业主这个“婆家”,销路咋办?村党支部书记蒲锐光先后7次到成都、重庆、中江、苍溪等地考察,多方咨询、论证。终于与成都市中药材公司达成了协议。该公司负责人邓经旭负责提供技术和中药材种子,实行订单种植,并承诺按最低保护价收购。

  当年试种,种了120亩当归,由于用农药和施肥不当,加之管理粗放,几乎绝收。业主邓经旭主动向群众赔偿了2万多元的损失费,但农民还是受了损失,亏损了2.8万元。业主与种植户风险共担,没有因当归绝收而放弃种植中药材。

  大仓村的农民用市场的眼光搞产业,时刻牵着市场的“牛鼻子”走,人人有双市场眼,户户有本明白账。种植丹参价格看好,而且风险小,每公斤1.7元。于是,他们决定大规模种植丹参。

  大仓村人认识到,他们不仅要了解市场,而且更重要的是要懂法。“没有法律支撑,谁来为你维权?《经济合同法》就是我们的‘保护神’!”蒲锐光说,“凡是到村里来的业主,都要以财产作抵押,对经济合同一律进行依法公证,农民的利益才没有受到任何损失。”

  刚开始群众怕产出来卖不脱,该村的党员干部带头种植中药材。2002年,蒲锐光种植丹参,收入6万多元。村干部带头种植中药材尝到了甜头,村民看在眼里,许多村民从观望中行动起来.到去年底,大仓村238户农民种植中药材,面积达到730亩,人均创收2349元。全村通过调结构,去年人均纯收入达到了3950元。

  村干部到市场“卧底”摸行情,用市场价格牵引产业发展

  商品农业要从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就必须畅通市场信息。去年,他们通过在成都荷花池中药材市场了解到,日本2号柴胡价格走势看好,每公斤卖到了20多元,但收购方难以承受这种价格,主动劝农民不要种了,因此业主提前向农民打招呼,双方的利益风险提前化解了。

  “市场经济也是信息经济,要用眼看市场、用耳了解市场,不能想当然。如果一时浮躁,一哄而上,结果吃亏的是大家。老百姓要骂我们这些当干部的是‘饭桶’啊。”蒲锐光说话很实在。

  一提起去年5月13日,村党支部书记蒲锐光到市场“卧底”摸行情那次经历至今记忆犹新。

  “丹参多少钱1公斤?”“1.8元。”“半夏要多少钱才卖?”“最低价格要8元。”“好,我们等会过来买。”蒲锐光与村委会副主任蒲光伟乔装打扮成“药贩子”去成都荷花池中药材市场假装买中药材。第二天,他们又如法炮制到中药材市场去卖药,摸清了中药材价格。

  农民由单纯的“种田人”向“生意人”转变,市场无形的手被大仓村人牢牢地握住不放。

  其实,中药材的市场价格波动很大,稍有闪失将会前功尽弃,怎么解决这一难题?

  “市场需要什么,我就干什么。要顺应市场的‘风向标’。”蒲锐光从观念上破题。

  “种中药材与种粮,哪个划算些?”“肯定种中药材要划算些嘛。”该村八组蒲旭锡向记者算起账来:小麦亩产200公斤、玉米亩产250公斤、大春红苕折合粮食100公斤,也就等于亩产粮食550公斤,按综合粮食价格1.4元/公斤计算,每亩收入不过770元。而种植中药材每亩收入3000元,除去劳动力和肥料、种子的成本,每亩要净赚2000多元。

  中药材产业协会与党支部珠联璧合,搭建起了农民增收的平台

  成立的村中药材产业协会与党支部珠联璧合。党员干部帮助群众发展中药材,为他们提供技术支持,使许多农民学到了种植中药材技术。该村五组农民邓化珍种植5亩白芷出现卷叶、枯萎现象,协会技术员高兴弟主动去采取挽救措施,不到5天,地里的白芷转危为安。

  “党支部+公司+协会+农户”的产业运作模式,构建了公司、协会和农户的三方“共赢”机制。党支部找到了成都市中药材公司这个“婆家”,协会将分户种植的中药材集中收起来,统一卖给这家公司,农民不再为销路发愁。

  “党支部+协会”,农民得实惠。去年,党支部请来了省、市农业专家讲课达7次,给协会会员赠送科普读物400册,技术光碟500张,协会会员掌握了种植中药材技术。同时,他们按照“分户种植、统一规划、统一种植、统一销售、分户管理”的发展思路,协会负责农民的种植事宜,销售额的5%作为协会的发展基金。协会为每一户农户设立专项账户,并发给农户资金领取卡,按季度结算。前年协会积累的14.1万元发展基金全部用于了去年的再生产。

  权威点评:

  南部县委书记冯斌:农民富不富,关键在干部。大仓村人抓住市场这只无形的手,顺应市场的“风向标”,走“党支部+公司+协会+农户”的产业经营模式,发展订单中药材种植的经验值得肯定。如何引导农民用市场经济的观念来经营农产品,那就是要面向市场调结构,要有为赚而产、为赚而卖的思想。大仓村的干部为了摸清中药材价格的走势,他们一条重要的做法就是两只眼盯住市场、两条腿跑市场。村干部到市场“卧底”了解市场行情,成为了市场经济的“明白人”,这充分印证他们是扑下身子干事业,一心一意为群众谋利益的。像这样的干部多一点,农村全面小康是大有希望的。

  农民增收是干出来的

  何建斌

  一口气编完这篇稿件,“农民增收是干出来的”这个念头一下子冒了出来。

  10年前,人均纯收入仅为240元;10年后的今天,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3950元,高出全市农民人均纯收入1500元。一个“干”字改写了大仓村的历史。没有村干部“试验田”的失败,没有村干部到市场去“卧底”,大仓村农民要改变贫穷落后的面貌也许还要些时日。

  市场究竟需要什么,农民的信息毕竟不灵通;种什么、怎么种显得茫然。这个时候,干部的作用的发挥就会出现不同的结果:夸夸其谈、做表面文章的干部不可能让群众的钱袋鼓起来;脚踏实地、真抓实干、紧密联系市场的干部才能拓出群众致富路。

  农业税停征后,农村基层干部的主要精力从过去的“催粮催款”中解脱出来,工作职能发生了根本性转变。随之而来的应当是观念的重新定位、工作方式的重新调整,发挥本地优势,围绕市场干,以干促发展,以干促增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