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干部开会后撞死算不算工伤 其妻状告 村委会

12 月 09 日

  

  图片说明:丈夫死后,叶花盆每日以泪洗面

  台海网6月10日讯(海峡导报记者 陈捷/文 沈威/图)近日,同安区莲花镇澳溪村村妇叶花盆向法院递交了诉状,她要状告村委会和镇政府。叶花盆说:“不给我一个公道的说法,为了老公,我一定把这场官司打到底!”

  据了解,2009年1月17日,叶花盆的丈夫陈有景作为村干部赴镇政府开会,会后留在镇政府食堂用餐,餐后在回家途中发生交通事故,当场死亡。由此引发了一场法律争议,如果是公务员或企业职工在上下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可以算工伤,但是,村干部既不是公务员,又非企业雇员,他的死能否算做工伤?

  【事件】会后村干部开车撞树

  120还没到 人就断气了

  昨天,记者见到了叶花盆,她抱着一岁的儿子对记者说:“我老公死了以后,家里就没有了收入,以后这个孩子怎么办?他还要读书,还要生活!”叶花盆说,作为村民她原本无意与村、镇两级领导对簿公堂,但是,为了孩子的未来,因生活所迫,她只能打官司,讨个说法。

  厦门市同安区莲花镇澳溪村村民陈有景不仅是村支委、村出纳,还兼任镇、村计生管理员,村委会给他发五六百块钱的工资,同安区莲花镇镇政府因其作为计生管理员,每个月给他500元工资。

  据叶花盆说,2009年1月17日上午,陈有景与同村的村干部郭先生一同去同安区莲花镇开计生年会,会后莲花镇镇政府在自己的政府食堂统一招待来镇上开会的人员用餐。用餐后,陈有景带着工资和郭先生一起骑各自的摩托车回澳溪村。14时16分许,当陈有景驾驶的二轮摩托车行驶到莲花镇窑市村路段时,车冲出路面碰撞行道树,造成陈有景不幸当场死亡。

  

  当时,另一位村干部郭先生驾驶一辆摩托车紧随在陈有景后面,他只看见陈有景的车撞到树后倒了下来,紧接着陈有景从摩托车上摔下,头部撞到了地上的一个铁盖。郭先生立即打120叫救护车,但车还没到,人就断气了。郭说:“很可惜,陈有景平时人很好。”

  妻子将镇政府告上法庭

  叶花盆说,丈夫出事的地点离镇政府大约两公里,就在出事前半个小时,她还跟老公通电话。没想到,几十分钟后,她赶到出事现场时,就看到丈夫的脸上已经盖了白布。

  据邻居说,自从陈有景死后,叶花盆终日以泪洗面,很悲伤,让人看了很同情。为此,还有邻居陪着她找律师、上法院。事故发生后,陈有景妻子叶花盆多次找澳溪村及莲花镇两级领导要求对陈有景在履行职务行为时不幸身故予以相应的赔偿,但是,工伤认定的申请没有得到支持。

  为此,叶花盆将村委会和镇政府都告上了法庭,她请求法院判令村、镇共同赔偿陈有景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害抚慰金、被抚养人生活费等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288693元。

  叶花盆说:“我的丈夫去镇里开会并非为私事,他是为了公家的事而死,当然政府要承担责任。不管领导怎么推脱,我一定要讨个说法。”

  【专家说法】

  可申请人身损害赔偿

  黄健雄(厦门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研究生导师):村委会是村民自治组织,不是企业,也不是事业单位,而我国的 《工伤保险条例》规定,享受工伤待遇的对象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各类企业的职工和个体工商户的雇工”,村干部不属于上述对象范围,因此不适用《工伤保险条例》。村干部是由村民自主选举产生的,并不是政府雇员,而我国《劳动法》规定的工伤和工伤保险,主要是针对企业、个体经营户和民办非公企业这三类用人单位,并不包括基层组织,因此在我国目前法律法规之下,村干部因村里公事受伤难以认定为工伤事故。

  村干部在执行村里事务时受到损害,现阶段只有《民法通则》和最高人民法院颁布的《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可作为索赔的相关法律依据,根据该解释第十五条规定:“为维护国家、集体或他人的合法权益而使自己受到人身损害,因没有侵权人、不能确定侵权人或侵权人没有赔偿能力,赔偿权利人请求受益人在受益范围内予以补偿的,人民法院应予以支持。”村干部因执行公务受到人身损害,如果没有侵权人、不能确定侵权人或侵权人没有赔偿能力,可以请求村委会在受益范围内予以补偿。

  合法不等于合乎情理,此类事件也凸显了我国法律上的一个盲点,村干部在执行公务时,如受到人身损害,目前没有充足的法律依据使他们得到足够的补偿。村干部是推进党的农村政策、带领农民脱贫致富、维护地方安定团结的重要基石,他们的合法权益理应得到重视和维护,各地政府的相关部门应及时出台一些地方政策,以填补法律空白,例如为村干部办理工伤保险等,这在其他地方已有先例。

  上一页

  【被告有话说】

  莲花镇:认定工伤似乎时间不合

  陈有景死于交通事故,算不算工伤?对此,昨天莲花镇司法所陈所长说:“是不是工伤,家属和我们镇里说了都不算,要由法院认定。但是,我认为,要认定工伤,陈有景的开会时间和死亡时间相隔较久,不太符合。”

  据陈所长说,当天镇里的计生工作会议开到中午11点多就结束了,而陈有景是隔了两三个小时后死于交通事故的,这种情况下,不好认定。

  针对陈所长的说法,叶花盆说:“我老公到镇里开会,会后镇里留他吃饭,这也是镇里的安排。否则,如果他早回家,就不会出事了。”

  因叶花盆坚持自己的意见,陈所长说:“我们建议她到法律援助中心咨询,如果有认定工伤的希望,她当然有权起诉。”

  村委会:当天陈有景酒后驾摩托车

  莲花镇澳溪村村主任叶木材昨天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家属已经领了10多万元的商业保险理赔款,还要求工伤赔偿,这不应该,人心不足蛇吞象,做人不能这样。”

  叶主任还说:“陈有景和我们村委会也没有签劳动合同,按理说跟我们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毕竟同事一场,我们也很同情他,其实村里已经仁至义尽,我们村两委8个干部当天就去看望了陈有景家属,还自己掏腰包慰问他们。”

  叶主任提出,陈有景当天喝了酒,是酒后驾驶摩托车。“那天是年终,临近春节,镇里让他去拿工资,请他喝酒,也是好意,但是他自己喝了很多。”

  对此,叶花盆说:“他们劝我不要去诉讼,因为是我老公自己喝了酒,我说明明是去开会,为什么镇里要招待他喝酒?发现他喝了很多,为什么酒后让他开车?为什么不把他送回来?”

  【律师说法】

  因公死亡应获赔偿

  陈有景家属代理人、重宇合众律师事务所龚晓洪律师认为,对于村民委员会工作人员发生工伤事故如何处理,目前法律上还比较欠缺,存在较大争议。他说,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七条:职工因公死亡,其直系亲属按照下列规定从工伤保险基金领取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同时第六十二条规定:国家机关和依照或者参照国家公务员制度进行人事管理的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的工作人员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由所在单位支付费用。同时,《条例》还规定,其他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以及各类民办非企业单位的工伤保险等办法,由国务院劳动保障行政部门会同国务院人事行政部门、民政部门、财政部门等部门参照本条例另行规定,报国务院批准后施行。

  龚晓洪说,村干部工伤的情况能否参照企业职工处理,目前法律还没有明确规定,所以造成司法实践上存在相互推脱的问题。工伤认定部门不予以认定工伤,而法院又认为要先进行工伤认定。龚晓洪说:“不管如何,村民委员会是最基层的组织,承担着千头万绪的工作,作为这一群体涉及工伤的有关合法权益应该引起相关部门关注。”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