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为获征地补偿争相打井建房 村长支书带头

12 月 04 日

  事件观

  土地中了什么邪才会疯长水井和房子

  秦珍子

  有些神奇的土壤,什么种子都能播撒。且看广西灵川县定江镇社塘村的一片农田,泥土之中除了庄稼,还盛开着上百朵“奇葩”。白的“茎”,红的“花”,间距数米,密密麻麻。种它们的人期待,一株能卖到600元。

  这么贵?!其实花非花,而是一口口水井,浅浅地扎在泥巴里。它们甚至谈不上是井,因为只有井口。没关系,因为没人指望它们流出水,它们的功能是流出钱。

  栽下井口能长出钞票?别笑这不科学。那片田野夹着一条死路,可离路不远,是即将建成的新火车站。村民相信,死路会被接通,而路边的地当然会被征用。此前村里征地,有人地里有井,于是得到每口600元的额外补偿。

  还等啥?赶紧把水井栽下!

  种水井还算不上稀罕,在另一块神奇的地上,哈尔滨王岗镇房身村,人们干脆种起了房子。动迁的传闻像春风一样刮过,风到之处,楼房钻出地面,如同发芽。不过几年,它们爬满山坡,塞住街巷。村民说,若是着火,消防车都开不进来。

  没人怕,因为加盖者把算盘打得啪啪响:盖一平方米成本三四百元,拆一平方米,能得补贴800元。新的产业也兴起了,有人组建队伍,揽下源源不断的建房工程。

  生活在同样神奇的土地上,山西盂县某村村支书的儿子,倒不介意谈谈他家乡的故事。

  十几年来,他所在的村子无人不知脚下有煤。煤跑不了,村民等的是挖煤的人。不久前,矿车终于要来了,最先得知喜讯的是他爹,这位支书和村长决定利用信息不对称,趁拆迁日期没敲定,赶紧捞一笔:短短几周,他家楼上楼下,前后左右,激增好几间大屋。

  总共不过百余户的村子,谁家多搭个鸡窝都尽人皆知。开矿征地的消息传开,眼瞅着村长和支书都要致富了,村民们奋起追赶,月余功夫,上百新房破土而出。

  有人“种”水井,有人“种”房屋。曾听说有的土地荒芜搁置了10年,一夕间就“种”起了大棚,也听说有的祖坟背山临水了百年,忽然就“种”到他处。

  因为矿来了、企业来了、新城区来了、高速公路来了……只要土地上能生长出利益,什么都能种,哪怕是谎言。

  可是,如果诚实、守信、遵纪依法,就能站着、体面地把钱挣了,把公平实现了,相信不会有那么多人会愿意栽种谎言。那些奇葩的诞生之处,往往正是“不合理”生存之处——集体土地征收制度存在缺陷:“公共利益”概念被地方政府滥用,征收程序缺乏民主,补偿标准缺少依据,失去土地的劳动力无法安置……甚至,拆迁方案还没定论,推土机已经开到眼前。

  于是,人们种水井,种房子,种大棚,种墓碑,不惜撒谎、违法、在光天化日下不要脸面,因为制度投之以不合理,他们便报之以不理性。

  无论是加盖、加建还是拖延耍滑,有人开了个头,尝到了甜,就有人跟上去。因为人们心里最基本的对公平的理解是,你有的,我也得有。

  这份疯狂令人悲伤:他们只想让挖掘机从赖以生存的土地中攫取一箱箱宝藏之时,能漏下一两串铜钱,落进自己口袋。

  事实上,在那些连篇累牍的政策和文件中,人们能找到“缝隙”,但由于“种种原因”,并非任何种在漏洞里的“经济作物”都稳赚不赔。

  山西盂县的那座村子,大多数人最终并没有因为种房子而得到额外赔偿。镇政府在日历上划了一条线,明着看,线前边的给钱,后边的不给;暗着算,有关系的给钱,没关系的不给。

  镇政府的工作人员也抱怨,拆迁文件和实际执行相差很远。村干部要补偿是按利益最大化要的,再从兜里掏出去给村民,是按利益最小化给的。有人撑死,饿死的当然要投机,还给政府添了不少麻烦。

  而在哈尔滨那座村子里,最近,动迁的传言终于落实了,可巡查的人也来了。在他们走后,有的新房子被推倒了,有的仍安然无恙。

  再看广西的那座村子,根据镇政府的说法,通往新车站的路确实规划要建,可何时何地何种方式来建,尚无定论。没定论不要紧,为了防止人们栽种奇葩,早在2月底,定江镇就下发通告,严禁在规划区内抢搭、抢建、抢种。

  即使是种于神奇的土壤里,那些水井也注定吐不出钞票了。如今,井口只有丛丛不知名的野草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