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节市赫章县安乐溪乡甘河村委会 简介

造林大王 造福一方

村民方树贵老汉说:“景顺有魄力,他是全村敢于承包荒山为集体植树造林的第一人。”昔日甘河村有“三差”和“三多”之说。“三差”指环境卫生差、经济效益差、治安状况差;“三多”指苍蝇蚊子多、上访告状多、村债务多。全村132户村民,外债高达37万元,人均负债1000多元。村领导班子软弱涣散,缺乏战斗力,正常的税费收不齐,每年的工资靠高息借款发放;仅1988年至1990年3年间,村里就欠外债19万元。当时村里财务管理混乱,村干部随便打出租车、下饭店,每年招待费近3万元,村财政黑洞越来越大;村社会治安混乱,林业乱砍盗伐严重。当时林业部门实行“采造挂钩”政策:采伐1亩林子必须栽上10亩地的树。由于村领导班子管理不善,往往是砍了林子造不出林,有时甚至还赔钱。有一年,村里在大东坡砍伐20亩林子,采伐60多立方米木材,可经人暗掠暗偷,竟一分钱效益没出。有两户村民感到村子发展无望,搬到了外地谋生。“要想富,植树造林是条路。”好好的致富路,为什么在小甘河村就走不通?1987年春天,又逢一年造林时,甘河村领导在雇人栽树的钱都拿不出来的情况下,决定运用经济杠杆推动造林任务的完成,于是公开招标选拔为村集体造林的承包人。由于这次发包风险大、利润薄、承包费要待3年林子成活后才兑现,当时没有村民敢站出来“接标”。“我包200亩造林任务。”这时,村里名叫丁风路的年轻人勇敢地站了出来。 这时,全村人立即对丁风路这个外来户刮目相看了。丁风路出生在山西省阳泉市一个贫困而偏僻的农村,初中毕业后,18岁的他孤身来小甘河村投奔他爷爷。当时他房无一间,身无分文,但凭着多年的吃苦耐劳,终于拼出了一方家业,还回山东娶了小巧俊秀的媳妇。丁风路在众目睽睽下接了为村集体造林的标。而且很快雇来30多人,完成了栽树6万棵的任务。在当时的村里,这简直是个奇迹,很快被干部群众推举为村林业委员。第二年,他还是雇人组成造林队,继续用自家积蓄和借款承包村里的荒山造林任务,再获成功。到1990年,他连续3年为村里造林1000多亩,自己垫付资金近万元。由于赵景顺造林连续保持95%以上的高成活率,他多次受到县、市林业部门的好评,获得了“造林大王”的雅号。1990年,镇里将“造林大王”赵景顺调到镇林业站,专门负责全镇植树造林、幼林抚育和林木采伐的验收工作。赵景顺到了镇林业站,如鱼得水地工作,他组织造林队当年在大甘河村完成植树300亩,当时造林花了四五万元,而今这片成林已增值到30多万元。造林中,赵景顺的组织才能得到进一步的发挥。这一年,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dot甘河村 - 村官上任 村债化解 (引)

镇林业站站长宋凤华说:“景顺要是一直在乡林业站干,既能转为公务员,也不会走得这么早。”1992年春,小甘河村已没有人敢当村干部,似乎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镇党委经广泛征求群众意见后,一下把眼光锁定在镇林业站“造林大王”、36岁的赵景顺身上。吴清香一听镇领导和村里百姓都推选丈夫当村党支部书记,立刻表示反对。她两次找镇领导恳谈:“景顺是外来户,讲话还一口的山东味,他领导不了村里的大户大姓人家,请领导别难为他了。”回到家,她对丈夫说:“你干啥都能挣来钱,为啥偏当遭罪受气不讨好的村干部,村里外债累累,这乱摊子你也敢接?!”赵景顺不服气地说:“我用不上3年就能还上外债,我就不信改变不了小甘河村的落后面貌。”1992年4月,赵景顺出任村党支部书记,开始了他的拼搏征程。他上任办的第一件事就是停息挂债,及时遏制了村债务的增长势头。同时精简村领导班子,制定了严格的财务管理制度。针对村民最为关心的外债问题,多次召开班子、党员、村民代表大会,研究解决办法。他身先士卒,率先免掉村里欠自家的1600元钱。债主听说小甘河村换了领导,纷纷登门讨债,赵景顺为还上村里的债,把自家的1万多元钱垫上去,还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心爱的幸福125摩托车被人强行推走抵债。过去,村里木材大多在当地销售,每立方米只能卖360元至400元;赵景顺调查了解到,沈阳木材市场的价格要比清原高出近200元,于是就亲自押着木材车赴沈阳卖木材。每次都是晚上5点多钟出发,昼夜兼程于次日凌晨赶到沈阳望花木材市场。为卖上好价钱,他在市场上一等就是半天,直到有好价钱才出手,每次销售3车木材,都比在清原多收入3000多元。而每次赴省城卖木材,他都选派一名村民代表参加,自觉接受监督。1993年,小甘河村实现林业收入37.2万元,偿还了村贷款19万元。经过3年努力,小甘河村彻底甩掉了债务包袱。大孤家子镇镇长张孝本告诉记者:“当年镇里派赵景顺回小甘河村担任村党支部书记,镇林业站最舍不得放他走。按赵景顺的干法,他在镇林业站工作迟早能转成公务员,回村就会错过这个好机会。但赵景顺还是下决心回到了小甘河村,而且真是干得很出色。”

展开
行政区域 HOT ARTICLES